网站首页 | 最新小说 | 好看的小说 | 热门排行榜 | 作者列表 | 小说搜索 | 收藏我们 | 繁體中文
把xxyqz.com分享到

现代 玄幻 穿越 古代 武侠 国外 青春校园 架空 欢喜冤家 一见钟情 日久生情 别后重逢 误会重重 爱恨交织 更多

金戈铁马作者:单炜晴

单炜晴《金戈铁马》

楔子

天朝有共主,是为帝,曰主上。

帝乃天子,天之子与天同姓,故无国姓,是曰天朝。

史馆《天朝史》

侧耳聆听,仿佛能听见哀鸣,她的国家正在衰败中。

十六岁,她的登基大典在国都少阴的极阳宫举行,登高放眼望去,她的脚下没有平民百姓,只有数不尽的战甲兵卒;没有太平安乐,只有满地尸体和遍地鲜红的旌旗。

太仪一身火红色的鸾袍,项着一张精致细腻却掩饰神情的妆容,徐缓的向通往玉座的道路前行,无视罗列两旁、全副戎装的高级将领们,她冷凛的目光凝聚在玉座长阶前那抹颀长的人影上。

仲骸。

一个挟持她的男人。

他是故意在结束一场恶战后即刻举行登基典礼的,目的很清楚,只是要她看清自己的无能为力——即使贵为天子,也不过是他手中握着的一颗棋子罢了。

狂妄的逆贼。

她曾这么唾弃过他,但……也只能唾弃。

“主上,生辰还愉快吗?”一头烈火般红棕的及肩短发扎在后颈,左脸颊被过长的刘海盖过,仲骸在她走到面前时,笑容可掬的问。

太仪被妆覆盖的五官有片刻抽搐,最后只剩下那双几乎掩不住情绪的眼,定定的望着他。

她的眼,染上了他的发色,恍若愤怒的烈焰。

“这是怒意,孤打赌你绝对没尝过。”仲骸出神的凝视她的双眸,无视大殿内满满的将士,肆无忌惮的用手挑起新主的下颚,笑容隐含着伤人的恶意。

他说对了,生在一个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的环境,她的生活只有满满的喜,不识愁苦,甚至愤怒的滋味。

不过今天,她的天地已然颠覆。

“你眼中可还有朕的存在?”太仪的语气尽是讥诮。

在她这个“朕”之前,他竟敢自称“孤”?

果真狼子野心。

“时常的,孤认为你非常碍眼。但是从今而后,你不过就是孤饲养中,较骄贵的一只狗了。”仲骸的语气轻柔得不可思议,瞅着她的眼神好似一摊春水。

她的心跳如擂鼓,强烈的情感充斥胸口,名为愤怒。

“朕会永远记得今日。”

记得这个成人礼,记得这份屈辱,记得这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男人。

仅用右眼仔细的审视她,仲骸以轻佻又不失优雅的姿态为她戴上天朝帝王世代相传的鸾冠。

“那就祝主上生辰快乐,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了。”清朗的嗓音提高了几个音阶,回荡在大殿里。

霎时,金甲摩擦的声音整齐划一的响起,殿上的将士跪满一地,跟着重复仲骸的话。

太仪能感觉鸾冠在自己的头上显得过大,好似暗示着她这个被人挟持扶立的王不够资格,玉座上雕刻镀金的朱鸾家徽似乎也在嘲笑她。

踏着颤巍巍的步伐,走了几阶,她恐慌的瞪着玉座,差点停下来,想要拔腿逃走。

只要坐上那个位置,仲骸便能号令天下,她将永远是个由他扶植的傀儡王,再也没有尊严可言。

“你可以停下来,”即使背对着,仲骸也能感觉到她的退却,“也可以逃走。天朝虽行一夫一妻制,但前帝除了你之外,还留了个女儿,幼主更好控制,你的离开对孤而言百利而无一害。”

言下之意,他也能挟持她的皇妹,至于她,说不定尚未逃出宫,已命丧黄泉。

“好好想想什么对自己是最好的,主上。”

于是她强自昂首,继续往长阶上走,决定了自己的命运。

成年的登基大典曾是她所企盼的,如今一切按照计划好的进行,她心底却只有浓浓的苦涩。

在能触摸到冰冷玉座的距离,大殿里推至极阳宫外,祝贺声不绝于耳。

“主上,洪福齐天,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她回头,却看见了一匹狼。



第1章(1)

名字之于她,一点用处也没有。

试问,谁敢直呼天下共主的名讳?

自父皇和母后去世后,她几乎忘了自己的名字。

太仪穿着拘谨的睡袍,半靠在温暖的圆形大床上,腿上搁着一本正在誊写的精致书册,她的手没停过。

她正在清算天下共主的缺憾,“名字”不过是其一。

被挟持的天子果真如想象中,完全没有过问政事的权利,大权落在称霸一方的诸侯仲骸手中。

原本,天朝一直有着战、厉、翁、敖、东方、长孙和万俟等七大异姓诸侯。

先帝在位庆余二十三年,六月,翁、敖、万俟三家兴兵乱朝,一度占领极阳宫,把父皇逼入北方的山庙中,仓皇避难。

隔月,长孙军联合厉家军起兵镇压。同月,一举诛杀乱党中两位首领翁丑及万俟坚,其后不出月余,敖家军溃败,退回佾江,封城不出,没多久就灭了,父皇得以平安回到极阳宫。

仲骸是敖氏一族的败将。在敖氏大败后,他是仅存的余孤,却在短短两年内争下东北内大小寨城,迅速打响名声,所行之处风声鹤唳,待他拥兵自重,又花了两年的时间终于平定东北,立岚岸为根据地后,仲骸之名从此和枭雄划下等号。

随后不出五年的时间,仲骸步上当年叛军敖戎的后路,再一次兴兵入宫,这次,带领更大批、更精锐的军队,冲破宫门,乃至建立伪权。

从此她连和三公学习的时间都被剥夺,每天需要做的事就是跟着他到处走,他们几乎是形和影,只是谁是形、谁是影,在彼此的认知上还有待商榷。

她绝不会承认自己是影。

蓦地,一阵细小的声音勾动耳壳,她立刻知道是有人来了,但不动声色,继续专注在手边的事情上。

即使她根本无心写下去,也不愿让来人一眼发现她的“在意”。

没多久,仲骸出现楼梯口,守在那儿的宫女随即上前,替他卸除身上的轻甲。


  故事情节:帝王将相 爱恨交织 古代 宫闱倾轧 (点击故事情节,查看更多同类型小说)



单炜晴的所有作品

推荐小说

热门作家

声明:本书版权归单炜晴所有!金戈铁马是网友上传至本站,本站未验证《金戈铁马》版权是否归其所有,如有疑问请与我们联系。

Copyright © 2012 港台言情小说 小小言情站 www.xxyq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